小草社区官网

耿大同随即响应,说林部长好不容易把港商请进门,一定要设法留住,给足各类优惠政策,进一步优化鄞峡投资环境。

一边倒的意见反而让吴郁明惴惴不安,散会后叫住方晟,等其他常委都离开后道:

“我知道柯察巷、神仙池两处都建得如火如荼,一年以来卖出的其它十多块地皮也投入建设之中,港商的加入势必引发房产市场超常火爆,届时价格……在舟顿我曾经签发过限价令,搞得很多人不开心,但后来的发展证明我是对的,飞涨的房价太可怕了,涨到正府无法驾驭时就是脱缰野马,会让一切失控,认为呢?”

方晟微笑,道:“当初在江业,就是解决旧城区房价高企和改造困难也有了江业新城,新城房价虽有波动也没炒得上去;红河也是如此,所以说吴书记尽管放心,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实在不行就祭限价令吧,可能性很低的。”

“那就好。”

话虽如此,吴郁明心里并不踏实,弄不清方晟在没掌控市长办公会的情况下凭什么拿限价令,那可是要所有副市长一致通过的。

“港商”亲自到访鄞峡并公开签订合作协议,是牧雨秋只身前来。他在电视公开亮相的意义特殊,一方面向骆常委那股势力叫板,一方面宣示自己香港公民身份,警告试图暗中下手的人长点眼。

经过两轮谈判,市正府以打包方式一次性转让五块地皮,地价比柯察巷和神仙池低些,但高于周挺拿的市区角落地价,相对适中。牧雨秋当场承诺三个月完成规划设计,半年内破土动工!

芮芸留在香港继续打理秘密实验室的筹备工作。

经过前期运作,芮芸在中环添马舰广场南侧购置了一套四百多平米的别墅,独门独院,视野狭窄隐蔽性好,更重要的是附近就是香港驻军部队总部,五分钟内便能赶到现场增援。

白昇、樊石相继办理退役手续,化名进入香港。根据方晟的意思,白昇为实验室主任,主要负责人员管理、后勤服务和对外联络;樊石为副主任,具体负责技术攻关和实验相关事宜。

方晟对白昇和樊石的商业头脑并不信任,由赵尧尧在香港的代理人成立过渡公司,全权负责实验器材、用品的采购——涉及尖端军事技术,很多属于限制对内地出售的,甚至连香港也在禁运范围内,还得拐弯抹角从西亚、北非、拉美等地曲线操作。

乡村街道旁的迷人小可爱

因此白昇实际只负责后勤管理,相对于刻板艰苦的军营生活,生活惬意而轻松:早晨睡到自然醒,起床后来份港式早点,然后到别墅后院跑步、打拳,半躺在阳光室看看报、国内外新闻,很快便是午餐时间;中午眯会儿,转到地下室视察实验室各单元小组工作情况,接着看两小时书学习充电,傍晚找保镖打球健身,冲个澡心情愉快地到餐厅与樊石共进晚餐,聊些技术,也聊些军事管理方面的话题;晚上游泳或上网,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几天后他忍不住打电话给白翎,由衷地表示感谢。白翎说自家兄妹有啥好谢?稍安勿躁,没准过阵子闲得发慌,琢磨找女朋友了。白昇大笑,说永远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的!

完成了在香港的穿针引线,芮芸直接飞抵原山,跟卢画家交底说因为工作和安全关系,咱俩不适宜在双江安家落户,还是把根扎在原山吧,飞机往来很快的。

卢画家很通情达理,说没关系,一切听安排,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尽快结婚。

芮芸内心一阵感动,紧紧搂着他说心目中已经是我的爱人。

回到潇南,飞机刚落地就接到周小容电话,语气里抑制不住的喜气,说赶紧来朝明吧,参加我的婚礼,我要结婚啦!

芮芸脑子里闪出一个念头:怎么,又要结婚了?

缓缓笑道:“总是让我措手不及……带什么礼物好呢?”

“别别别,我什么都不缺!”周小容说,“我就需要位伴娘,是我的舍友,又在最困难的时候给我帮助,陪我度过生命中的低谷,必须来!对了,我还约了另一位舍友……”

“蔡幸幸?”芮芸吃惊地问。

“是啊,可能还不知道,她如今已是华云航空公司朝明省分公司总经理,很厉害吧?”

“于舒友呢?真是好久没联系了。”

周小容道:“他家是妇唱夫随,于舒友也调到朝明,还是负责省电力公司企划工作,可能是部门老总吧,具体职务忘了,他俩加上和卢画家,婚礼上就们两对算娘家代表……”

听出端倪,芮芸疑惑道:“这么大事儿,伯父不参加么?”

“监视居住呢,考虑到双方安全还是不惹事了。”周小容怏怏不乐地说,看来为这事争执过很长时间,到最后还是以妥协告终。

“婚礼……想必隆重盛大吧?”芮芸试探道。

“没,晓真非常低调,不想惊动太多人,而且他非体制中人无须照顾方方面面,”周小容道,“生意场上的朋友伙伴一点不请,仅限家族内部……大概也就六七桌的样子,范围很小。”

婚礼只有生日晚宴的规模,房晓真果然低调得平实,当然也可能出于对周小容安全考虑,她落脚东山就是避难,过于高调会引来祸患。

略加思忖,芮芸问道:“我明天下午赶到,时间够不够?”

“从省城到东山约四个小时,算好时间就行,反正……不用化妆什么的,就是便宴而已。”

“行,那我通知房晓真明天中午在朝明机场会合。”

挂断电话,芮芸在机场大厅里来回徘徊了两圈,觉得暂时对方晟保密为好。因为众所周知周小容在方晟心目中的地位,上次得知她的婚讯情绪失控狂奔几十分钟后昏倒在路边,上演赵尧尧和白翎同时到医院陪护互不相让的精彩一幕。

如果方晟得知周小容再婚的消息,虽说之前已有心理准备,难免产生巨大冲击,而如今他的地位和处境容不得犯任何错误。

想到这里她直接打电话委托牧雨秋处理鄞峡那边的事务,留宿潇南,第二天转机到朝明与卢画家会合。

傍晚时分,卢画家和芮芸风尘仆仆赶到东山脚的小镇。

房家是小镇上的大户人家,三进三出的大宅院,保持原汁原味清代建筑风格,院子前后都是清澈见底的小河,配以石拱桥、垂柳,活脱脱一幅小桥流水人家的诗情画意。

半小时后于舒友和蔡幸幸抵达。

数年不见,蔡幸幸格外明艳动人,又有身为国企老总雍容华贵的气质——上大学时她就是宿舍最成熟最有女人味的。

见到芮芸,两人紧紧拥抱;卢画家与于舒友初次见面只浅浅握了下手。没多会儿周小容从内宅奔出来,虽说不化妆还是请化妆师描了淡淡的宴会妆,见到两位舍友,周小容突然鼻子一酸,扑到两人中间眼泪哗啦啦直往下掉。

“呀,别把妆破坏了……”

芮芸赶紧边笑边把周小容拉到侧屋,悄声道,“小镇往往特讲究礼数,结婚当天不作兴哭鼻子的。”

蔡幸幸紧随其后进去,关好门笑道:“是幸福的眼泪吧,女人啊就是结婚前瞬间最脆弱,痛痛快快哭会儿,没事的。”

“呀,尽出馊主意!”芮芸半真半假戳了蔡幸幸一下。

蔡幸幸知她一语双关,实质暗指当年设计赵尧尧替周小容送快递的事,耸耸肩道:“过去的事别提了,感情这玩意儿最没法掌握,所以我跟我家老于说如果在外面有新欢,爽爽快快告诉我,别藏着掖着大家都难受。”

她已做到省分公司老总,于舒友有新欢也不敢吱声啊。

芮芸搂着仍泪流不止的周小容,道:“馊主意,再帮小容琢磨琢磨婚后怎么办,不能总呆在小镇啊。”

“不,我已经喜欢上这里了。”周小容哽咽道。

“傻女孩,喜欢的是房晓真,不是这个小镇;等结婚成家,他在哪儿家就在哪儿,自然喜欢哪儿。”

蔡幸幸象大姐大似的劝慰道。

昔日宿舍四朵花儿当中,蔡幸幸理所当然是大姐,芮芸是二姐,周小容活泼爱动是三妹,最小的则是赵尧尧,似窗台默默含苞待放的水仙花。

她们几位聚到一起,拿主意的总是蔡幸幸;执行力强最强的总是芮芸;周小容和赵尧尧象两个小跟班,不管说什么只有听从的份儿——周小容没心机,想什么说什么,想什么做什么,纯净如水;赵尧尧在万事万物都不感兴趣,超然自立,从不为俗事多动脑袋。

她俩居然爱上同一个男人,蔡幸幸经常觉得不可思议;当然她若知道芮芸也失身于方晟的话,恐怕会直接昏倒。

反过来说,只有一个人知晓的偷情,大概唯芮芸这样厉害角色才做得出。

“那么,下一步去哪儿呢?”芮芸不露声色问。

蔡幸幸直言不讳道:“不就是怕影响方晟吗?没事,到省城我那边发展,小容搞过工程,可以成立服务公司,一年到头机场修修补补的活儿就做不完,如果运气好还有扩建项目的单子,可谓躺着赚钱。”

提到方晟,周小容脸色一黯。

芮芸赶紧打岔:“说得我都心动了,要不我和小容合股?”

蔡幸幸敲下她的脑门,佯怒道:“芮富婆少说风凉话!”

“唉,我……我还是留在东山吧,”周小容凄然道,“我觉得已不能接受大城市生活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