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熊视频安卓下载安装最新版

“没错,因为调查不是**嘛,我是调查组请过来的,不是被绑架过来的,”方晟针锋相对,“时间是很紧张,当前百铁建设已到了关键时期,很多重大事项等我这个市长拍板、拿主意,在组织上没有宣布撤我的职之前,我这么说不为狂妄吧?所以我希望调查组同志注意提高问题的质量和水平,象刚才所谓投资远见根本经不起推敲,对吧?调查组调查任何问题都必须脚踏实地,凡事要建立在证据的基础上!如果开发温泉山庄、牡丹谷立项在前,封山育林项目在后,我爽快承认*,立马就在谈话笔录上签字!可是从时间线上看那些开发项目都是几个月甚至一年后的事,时间线不符合嘛!”

刘宾华温和地说:“表面看时间线不符,但很多事不能只看表面,不然一个贪官污吏都抓不着,透过现象看本质正是我们钟纪委职责所在,所以方晟同志觉得不耐烦也得配合,您公务繁忙,我们调查组担子也很重,相互理解吧。”

薛立成紧接着说:“开发温泉山庄是百铁农业局党组成员苏若彤同志建议的,这样一个大项目居然由外地干部而且不是旅游部门同志提出,很奇怪;然后苏若彤同志又是您亲自点名从双江调过来,对了她也是大学生村官出身,在您栽培下快速成长……她还实际主导牡丹谷开发项目!方晟同志,说到这里时间线已经不是问题了吧?从封山育林到温泉山庄、牡丹谷开发是一盘大棋,每个步骤您都了如指掌,正因为此才轻松投下1500万?”

“我想提醒您两点,”方晟道,“一是封山育林项目截止今年上半年仍处于净投入状态,与耗资巨大的基础性投资相比,义务植树、商业植树等微不足道,有关财务情况调查组可以随时调阅,请领导们在指责之前把数据看清楚,否则就叫‘横加指责’;二是封山育林的初衷就叫做公益项目,吉林投资公司是主要发起人,参与者还有波契特伏财务集团,如果调查组真的做足功课,应该在它的记账备注里看到‘公益’二个字!当然您可以说几年后封山育林项目有可能赚钱,那是当然的,公益也可以赚钱,也应该赚钱,要是所有公益都纯投入而不产生任何回报,做公益的团体和个人会越来越少!但我觉得各位不应该怀疑我本人以及吉林公司、波契特伏财务集团对优化百铁环境的真诚,绿水青山才是老百姓的金山银山,这是封山育林项目的初衷和努力方向,如果调查组领导认为在这样的项目里我方晟存在私心,投资商存在盈利目的,那我非但拒绝签字,还要陪各位到京都评理,谁下达调查命令的就找谁,有理走遍天下,不是吗?”

“不要激动,不要激动,大家都是探讨嘛,”刘宾华连声安抚道,霎时被方晟滔滔不绝的话说得有点懵,好像明明自己占着理的事被方晟从另一个方向插了一刀,有种找不着北的感觉,当机立断跳题,“我们没否认封山育林的公益性质,只是觉得……算了,再说牡丹谷开发吧,这个项目立项伊始准备参与的投资商很多,包括观峰、君大、征宇……都是实力非常雄厚,也有过旅游开发经验的大金主。可是很奇怪,这些诚意十足的投资商最终都被排斥在外,又是吉林投资公司取得开发权,表面理由是正府要主导景区管理及远景规划,但实际情况是牡丹谷开放以来日进斗金,作为开发商吉林投资公司财源滚滚!请方晟同志解释一下。”

方晟道:“观峰、君大、征宇等投资商都是主动放弃牡丹谷开发项目,并非排斥。”

“放弃与排斥,在调查组看来并没有明显界限,”薛立成步步紧逼,“投资商强烈反映百铁正府故意设置障碍、暗示并威胁它们主动放弃,实质为了吉林投资公司接手!”

“观峰和君大主动放弃是因为征宇的介入。”方晟道。

“但征宇并没有获得开发权!”薛立成道。

“征宇抢夺牡丹谷只是幌子,真正意图在于以战略投资身份入股百铁城商行。”方晟道。

薛立成略带讽刺道:“观峰、君大不是聋子瞎子,当知道征宇虚晃一枪应该重新杀回来才对,可惜没有!”

方晟回答得意外简洁:“因为它们不肯接受牡丹谷运营模式。”

夏日清纯美女如花儿般可爱而美丽

“您不是向来提倡全面市场化吗,为什么牡丹谷项目反而不是完全商业化,反而要把管理权捏在正府手里?”薛立成质疑道,“您工作过的沿海各省百分之九十景点都采取全商业化模式,为什么牡丹谷不可以?这岂不成了正府负责管理、开发商负责赚钱的模式?”

“因为正府要主导牡丹谷开发进程,把它打造成百铁靓丽的城市名片,而不是赚钱工具。”方晟道。

刘宾华和薛立成几乎同时气势汹汹道:“但事实上我们只看到开发商在赚钱!”

方晟道:“一个不赚钱的景点是失败的景点,不会成为城市名片;正府之所以要紧握管理权,是防止开发商过度商业开发,竭泽而渔,最终留下烂摊子吃亏的还是当地老百姓。利用牡丹谷-温泉山庄形成旅游观光链是一个方向;拉动和振兴景区商业、服务业、娱乐餐饮是另一个方向;衍生类产业有植树造林、石窟观光……”

薛立成粗暴地打断道:“我们不想听长篇累牍的施政思路,那个留到市长办公会读!我们就想知道,您排除有实力有经验的旅游开发商却选择吉林投资公司做牡丹谷项目,形成管理压力撂给正府、开发商赚钱的事实,是不是坐实吉林等人是您的白手套?”

方晟笑了笑,道:“我一直回避牡丹谷赚钱的问题,是不是以为我很心虚?刚才已经说了,精心酝酿、着力打造的牡丹谷肯定赚钱,这个毫无疑问。管理压力在不在正府?目前还没有压力,景区内外保安都归开发商管,旅游领导小组只做规划和方案……”

“正因为肯定赚钱,谁做都一样,包括观峰、君大、征宇,可为什么它们都排斥在外?”薛立成道,“这不算白手套,什么才算白手套?”

说到这里,他和刘宾华都认为谈话已基本结束,方晟在猛烈炮火下左支右拙完全没了底气,今晚调查结论就能出炉!

不料方晟镇定自若,慢斯条理道:“那我想反过来问一句,如果吉林投资公司没从牡丹谷开发项目赚钱,那是不是可以认定他不是白手套?”

“怎么可能?!”刘宾华和薛立成异口同声道。

“请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方晟道。

刘宾华仔细斟酌片刻,慎重地说:“调查组着眼于牡丹谷项目的盈利性,如果把赚取的钱用于赈灾慈善、捐助失学儿童之类,不在我们考评范围内,换而言之那是一种规避行为,不能改变*、输送利益和白手套的本质。”

“同意您的观点,所以呢?”方晟紧盯不放。

“所以……”刘宾华还是不肯轻易给方晟钻空子的机会,沉吟道,“关于牡丹谷商业运营,我希望方晟同志完整阐述具体情况,不要遮遮掩掩给调查工作制造难度。”

方晟反问道:“难道不是调查组应该事先做的功课吗?”

薛立成被他绕来绕去的态度激怒了,指着方晟鼻子喝道:“调查组认为您串通吉林投资公司开发牡丹谷谋取商业利益,是严重*中饱私囊的行为!”

方晟也指着薛立成鼻子喝道:“放屁!今天在这里我敢以党性和人格保证正式告诉您们,目前牡丹谷、温泉山庄根本没有吉林投资公司一分钱投资!吉林投资公司也没有从牡丹谷、温泉山庄项目当中赚一分钱!”

“啊!”

薛立成惊得站了起来,刘宾华也僵住,两人都难以置信地瞪着方晟,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根据詹印提供的信息,吉林投资公司几乎全资控股牡丹谷项目,百铁财政仅象征性占了百分之五股份以获得管理权,怎么会没有一分钱投资?!

然而确实是。

就在牡丹谷正式挂牌运营前也就是二月底,方晟特意把苏若彤和吉林叫到办公室,吩咐立即完成股权转让事宜,绝对不从商业运营中赚一分钱!

当时方晟并没有意识到吉林这条线已被詹印盯上正进行秘密调查,只是出于谨慎原则:与江业、鄞峡的旅游开发“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不同,这回吉林投资牡丹谷-温泉山庄可以说是大张旗鼓,众所周知,尤其经历了如刘宾华所说的将征宇等重量级投资商排除在外的波折,很容易授人以柄,成为攻击自己的子弹。

两个项目还没立项,方晟就说过要还利于民,把钱让给百铁人民赚,自己不会从中获利。

事实上也一直暗中进行这样的工作:吉林全资搞建设,然后在百铁当地暗中寻找愿意接手的中小投资者,以投资财团方式持股;此外吉林把溢价收入折成干股无偿赠送给市财政,形成百铁市正府实际控制的格局!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