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年人禁止看的app软件草莓

.630shu.co,最快更新巅峰最新章节!

方晟微微沉吟,道:“从内心讲,我很想在顺坝做满任期,城北新城刚做了一半就离开,当时我觉得很对不起江业老百姓;顺坝恶势力虽然清除,但局面也被打得七零八落,这时候洒手不管,显然不妥。不过我也知道,眼下顺坝县领导层实质形成一言堂的局面,我说的意见没人敢反对,我反对的没人提异议,这样下去对顺坝,对我本人都没有好处,因此离开顺坝大概是大势所趋……”

“能这样想,足见对自己有清醒的认识。为官一方,形成霸权式的独立王国,是官场最忌讳的。”

“接下来……我考虑到某个层面比较高、注重理论研究的部门过渡一下,从地方具体事务抽离出来,给自己充充电,提升理论水平和对宏观大局的把握,为今后适应新岗位打下坚实基础。”

白老爷子赞赏道:“现在还能想到学习,说明头脑还算冷静,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的想法与我不谋而合,这个时候如果直接提拔到市里,很容易恃骄而为,产生更多矛盾。放慢脚步缓一缓,沉淀一下,将来大有作为。”

“是的。”方晟简洁应道。

“到京都干段时间怎么样?”白老爷子突然问。

方晟吓了一跳。

京都水太深了,别的不说,就是几个家族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都令他为难,万一不小心卷入搅斗漩涡,想脱身都难。

“爷爷,我还想在双江熟悉情况,京都太远了,日后到市里工作会给人空降干部的感觉,不符合我这个大学生村官出身的定位。”

“说得也是,”白老爷子道,“本来我的设想是到部委加快一下晋升速度,以正厅级别下去工作起来更加得心应手,不过的考虑也对,大学生村官必须一步一个台阶……”

“是的。”

17岁女生小虎牙笑起来整个世界都融化了

这时两人恰好走到草坪中央,警卫员、护士、司机等人都在百米以外,白老爷子郑重地说:

“可能有个因素没想到,当前有一股势力已意识到的威胁,正千方百计打压,上次骆常委不顾身份跑到江业就是例子。官场,越往上斗争越是凶险,要做好充分思想准备。”

想到在江业莫名其妙栽的跟斗,方晟满肚子郁闷,瞅四下无人,道:“爷爷,没准日后再冒个大领导跑到我地盘上指手划脚,这种事怎么准备呢?”

“只能做事小心再小心,不要落下把柄,”白老爷子沉声道,“当然如果做得太过分,我会站出来说话,但绊手绊脚的事自己处理。”

这是白老爷子首次正式表态当他的靠山,方晟心里一阵激动,道:“谢谢爷爷,我会注意的。”

“在们这个梯队层面,、吴郁明都是比较突出的,另外还有几个分散在其它省份,泱泱大国,多出些人才很正常,然而官场金字塔型结构注定了优秀者不同共存,必须经过非常激烈或者说惨烈的较量留下最优秀者,既然注定参与这场角逐,就必须迎难而上!”

“骆常委应该力挺吴郁明?”

白老爷子摇头道:“哪有这么简单?姓骆的只是不愿意看到太冒尖,顺手一枪并向吴家示好,他支持的另有其人。”

“我留在双江,也有部分原因是觉得骆常委不会再好意思过去了。”方晟笑道。

“充分利用于家资源,”白老爷子声音更轻,“于老虽然用心帮,但整个于家心不齐,没能形成合力,这样不利于的发展。这次不妨给他施压,特别是那个于道明不能半心半意,拿捏着身份,既然一家人就应该心意维护!他那么大岁数了,还想当省长吗?早点把弄到正厅最好主持工作才是正事!”

方晟只是笑,不便开口。

“去省里哪个部门要想清楚,毫不含糊提出来,于家必须做到位,否则以后免谈,”白老爷子笑笑道,“要认清如今的重要性,自己就是筹码,可以跟于家讨价还价的,谁叫于铁涯不争气?”

“听说于铁涯又下基层了?”

“管他呢!唉,白家目前也是后续无人呐,不然我……”想到这里白老爷子心里就有气,“换届后军方新老交替,樊家耍了不少小动作,我看在眼里没声张,有时候吃点亏不算什么,要看谁笑到最后。”

提到樊家,方晟不由想起樊红雨,心虚地低下头,脑子想她大概不在京都,否则能小聚一回,上次帮的忙还没好好谢我呢。

不知是否巧合,接下来白老爷子便提到作风问题:“的工作能力众所周知,抓经济也是一把好手,具备所有仕途进步的优点。可的缺点同样明显,哼,小翎跟在后面吃了不少苦,于家那个丫头也气跑了,听说还跟其他女人勾勾搭搭,这一点很不好!于铁涯第一次就是栽在女人手里,那是栽赃!而确有其事,目前暂时没人作风问题做文章,是因为没到时候,等斗争到白热化,它将成为致命武器!”

白老爷子自认为批评得很重,对方晟来说却是老生常谈,早在于老爷子面前听腻了,不过还是装出惶恐的样子,心里却想:瞧说得这么严重,部队里有谁揭发过白杰冲?容上校的事儿还是我压下来的,又怎么说?

大概见方晟认罪态度较好,还有看在小宝的面子,白老爷子没有继续发挥,仅说以后有空到家里吃顿饭,然后在警卫员和司机的簇拥下离开。至于这顿饭什么时候吃,肯定要等通知。

回到病房跟白翎纠缠了会儿,护士通知要去健身房锻炼,两人才依依惜别。

打车直奔于家,正好于铁涯拎着包出门,四目相对,两人都愣在原地。这是于铁涯离开黄海后首次碰面,一时间不知说什么才好。

良久还是方晟反应过来,微笑着上前握手,很随意地说:“这么晚还去单位?”

于铁涯报以微笑:“明天开会,提前过去做点准备。”

“噢,现在在哪儿高就?”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