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乐视频网址入口

军委藉军队老干部茶话会的机会,正式向白、樊两位军中巨搫征求晋升上将的人选意见。

白老爷子直截了当举荐黄将军,这在情理之中。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樊老爷子表示放弃推荐,对此次上将候选人不发表意见。

军委有关负责人担心樊老爷子听力不好,或者没意识到推荐的重要意义,又追问一句,说您老觉得最看好哪位?

樊老爷子摆摆手说,清清楚楚说尊重军委做出的决定!

这不等于把最后一个名额拱手让给白老爷子吗?白老爷子得知消息都愣了两分钟。

茶话会结束后,白老爷子走到外厅门口时刻意停留了两分钟,等樊老爷子从侧后方过来,主动伸出手微笑道:

“精神不错,以后有空茶叙。”

樊老爷子报以微笑:“或者钓鱼,如果你的手不抖的话。”

“这么大岁数不抖,难道返老还童?”

白老爷子故意沉着脸说,两人相顾大笑。

爽朗的笑声传到会场厅外,参加茶话会的高级军官们面面相觑,实在闹不清两个对立了几十年的冤家何以突然握手言和。

白皙朵朵甜甜的笑

解决了最困难的障碍,第二天上午军委便召开会议,审议通过了晋升上将和中将的人选。

黄将军顺利晋升上将,调任西北大军区司令员!

离开双江前一天晚上,黄将军在容上校的陪同下亲自驱车到银山,只为了当面对方晟说两个字:谢谢!

黄将军的异军突起,打破了几十年来原来的军方势力版图,最直观的反应便是原本剑拔弩张的白樊两家因为他的存在进入休兵状态,是否联手,外界扔在拭目以待。

樊家从樊老爷子到樊伟,仅有四五人知道方晟是臻臻的亲生父亲,为避免麻烦依旧守口如瓶;白老爷子纵然神机妙算,因为方晟与樊红雨等人在黄海势同水火,也没联想到那方面,只是觉得可能是方晟与樊伟穿针引线达成这次晋升上将人选的默契。

无论如何,军方两大巨擘有联手之势,传统家族势力逐渐拧成一股绳,在京都引起广泛关注和热议。

为了新方案,沿海改革派真的要跟传统家族势力拚得你死我活么?或者说,双方有没有必要为一份新方案撕破脸面,毕竟当前所有人的共识都是稳字当头,谁也不愿意刻意搅乱来之不易的和平建设良机。

此时各省为迎接两年后的换届,都加紧了部门设置和人事调整步伐,双江也不例外。

在肖挺主导下,组织部长房桐拿出一份涉及九十多位正副厅级领导干部调整方案,如事前预料的,遭到蓝善信和张泽松等常委抱团反对;没料到的是,省长何世风也对其中省正府相关部门一把手人选提出质疑,继而盘否决。

蓝善信和张泽松反对是因为肖挺报复之前处理陈景荣遭到刁难,加之冯卫军已事实成为植物人,以及京都换届新方案出台过程中沿海派与保守派微妙争斗等因素,面打压冯卫军嫡系人马,撤换思想保守落后的领导干部。

何世风又是哪根神经搭错了,公然跟肖挺较劲?

常委会两度讨论如何处置陈景荣,何世风的表现令陈常委非常失望,他在京都的老领导也脸上无光,当即撂话不再管他。何世风本来以为老领导说的气话,隔了段时间专程置了些老领导喜爱的土特产赴京拜访,不料往日畅通无阻的深宅大院,大门第一回对他紧紧关闭,无论他如何好言相求,卫兵只有冷冰冰一句话:

“老首长身体不好,谢绝一切探访!”

何世风这才知道这回老领导动真格了,赶紧找京都其它老关系疏通,谁知所到之处要么推说不在家,要么语气冷淡没说两句便逐客,总之一夜之间京都变得陌生而遥远。

挖空心思打探消息,内部传来的话是:省委书记位子是甭想了,能不能保住省长都是问题!

何世风的心彻底冷了。

纵然如此,他还保留一丝乐观:自己在双江辛辛苦苦拚了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算当不上省委书记吧,京都也没理由把自己的省长职务撤掉。一般来说只有查到严重贪腐,或政治上犯了严重错误,京都才会中途换将。好端端拿掉没到退二线年龄的正部级领导,过去没有先例。

想到这里,何世风失望之余反而定下心来。

退一步海阔天空,既然命中注定不能成为封疆大吏,就在省长位置上再干一任吧,将来即使去不了国人大,双江人大也是不错的选择,毕竟在这儿工作多年,已有很深的感情。

打定主意,何世风又想着巩固自家阵地,进一步经营好省正府这一亩三分地。拿到调整名单,不由火冒三丈,暗骂肖挺和房桐未免太不把自己这个堂堂的省长放在眼里!

正府重要岗位变动主要有:叶江调任省人大选举联络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徐璃接任正府秘书长;范晓灵任省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程庚明任省经济信息中心主任。

此外还有几个关键岗位,都是于道明属意的人选。

房桐却是有苦说不出。

叶江离省正府,徐璃接任,是何世风默许并私下做了工作的事;至于范晓灵、程庚明等人的提拔,也事先在小范围通过气,根本不存在突然袭击这回事儿。

要怪只能怪何世风不好,本来一心一意接任省委书记,对省正府组成部门的人事调整摆出一付不感兴趣的样子,误导了房桐。京都之行后形势大变,何世风又改主意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