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视频.apk.rename

等从傅元灵这边出去,就去了杨氏那边看看外甥女。

傅敏生的白白胖胖的,一看就养的很好,现在已经能短短的坐住了,眉眼间像傅元宪,傅元令看着就喜欢。

这孩子养的真好。

杨露生了孩子之后比之前略丰腴了些,她是自己奶孩子,还有一个奶娘帮衬着晚上带。

傅元令就很羡慕,她没奶,不能自己喂。

杨露对上傅元令这眼神,就笑着说道:“这孩子能吃,我一个人不够喂。”

“能吃是福,这才好呢。”傅元令笑着说道,“等大哥回来看到白白胖胖的小闺女不知道多高兴。”

杨露听着王妃提及丈夫,脸上的笑容就浓了些,“夫君写信回来,他们也快回来了,腊月前就能到家了。”

“这可是好事。”傅元令笑眯眯的说道。

杨露把爬到她身边的女儿抱起来放好,“能平安回来,咱们一大家子人都松口气了。”

傅元令伸手拿着一个五彩布缝成的小球逗敏姐儿,开口说道:“二妹妹可给家里写信回来?”

杨露听到这里就摇摇头,“家里还没收到信,不过二妹妹走之前倒是说过等那边都安顿好了,再给家里报平安信。”

李妍等待着冬日暖阳

傅元令点头,“这倒也是,不然才去新地方千头万绪的,一时确实也顾不上。”

杨露听到这里笑着开口,“二妹妹的意思是,等她把那边摸熟了,也好在信里给大家说说,不然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要是言之无物,只怕家里要说她是个榆木脑袋。”

傅元令一下子就被逗笑了,“就她事情多。”

大夫人那边派了小丫头来请傅元令用饭,杨露这才跟着一起走,后头奶娘抱着敏姐儿,出了院子就遇上了傅宣灵,三人就一起到了太夫人的院子。

老太爷带着几个儿子也露面了,傅元令见了礼,老太爷看着她就问道:“冶炼工坊那边可还顺利?我听说造作局没少添乱。”

“祖父放心,都会解决的。”傅元令不想让伯府人跟着操心,就开口安他们的心。

老太爷叹口气,“造作局可不好解决,你当心些。家里虽然帮不上大忙,但是你有什么难处就送信回来,人多也好想办法。”

“是。”傅元令笑着应了。

大爷跟三爷坐在老太爷下首的椅子上,没看到傅嘉琰。

傅元令吃完饭肖九岐就来接人了,也没进府,就在外头等着,傅元令辞别大家回府。

石氏知道瑾王来接人,脸色更是难看,等傅元令一走,自己也回了她的院子生闷气。

如今这日子过得真是不顺心,家里有个晴姨娘,结果外头又有了个新欢,赵姨娘年纪大了,上回生了一场病,如今那张脸再不复以前水灵,是争不过晴姨娘了。

赵姨娘不堪大用,石氏如今都不怎么搭理她。只是想起不着家的丈夫,又想起外放的儿子,还有在吴王府熬日子的女儿,再看看傅元令的风光,怎么能气顺。

回去的路上,傅元令才听仲春说道:“伯爷现在迷上了外头的戏子,说是比晴姨娘唱的还好,如今三天两头不着家。”

傅元令微哂,傅嘉琰没出现她就知道肯定有事,只是没想到这么不要颜面,一把年纪了,还在外头这么折腾。

肖九岐看着傅元令的神色,“你要是不高兴,我找人把那个戏子弄走?”

傅元令摇摇头,“没了这个,以后还会有另一个,只要没做出什么坏事,由着他去吧。”

肖九岐闻言嗤笑一声,“也是,江山易改禀性难移。”

傅元令看着肖九岐空空的怀抱,这才想起来,儿子呢?

对上傅元令疑惑的眼神,肖九岐抿抿唇,“没带回来,小家伙没良心,不肯走。”

傅元令:……

对上自家媳妇难言的神色,肖九岐也觉得丢人,自己养的儿子能有什么办法。

“所以你就留在宫里了?”傅元令简直不敢相信当爹的能这么做。

“那不怎么办?”肖九岐十分光棍的说道,“再说他一个男孩子,就得自由成长。”

傅元令难得做出一个无语的表情看着肖九岐。

肖九岐对上媳妇的眼睛,一点也不心虚的说道:“你得让他学会坚强,以后咱俩这么忙,他这样的日子多着呢。”

傅元令:……

当了爹之后更不靠谱了!

“再说,咱们以后还要生个小闺女,他一个当哥哥的早点学会独立比较好,总粘着爹娘像话吗?”

傅元令:……

感情儿子是债,女儿是宝?

气死她了!

傅元令看着肖九岐,“再有下回你也不用回来了,反正男孩子要自由成长,学会坚强,懂得独立,你怎么能输给儿子呢,是不是?”

肖九岐:!

不是,你听我解释啊,媳妇!

但是他媳妇已经闭上眼睛不搭理他了,肖九岐咬咬牙,儿子都是来讨债的。

傅元令是真的生气了,她小的时候外祖跟母亲同样很忙,但是没有谁把她扔给奶娘跟管事妈妈,再忙都把自己带在身边。

肖九岐怎么能这样呢?

她知道皇后娘娘是希望孩子多进宫的,但是娘娘也只是说让他们夫妻无暇照顾的时候白日送进宫,晚上再接回来。

傅元令之所以答应这样,是因为这不是在傅家,在傅家外祖跟母亲只有她一个,与在皇家自然不同。

而且,他们现在的处境算不上很好,如果这个孩子能帮到肖九岐,傅元令自然愿意妥协一二。

但是这并不代表她不在身边的时候,愿意把孩子留在宫里过夜。

如果像是上次那样,没有办法周全的时候,还能理解。

可现在他们夫妻都在上京,又不是真的没有照看孩子的时间。

傅元令心里有火气,沉着脸回了王府。

肖九岐呲呲牙,没想到媳妇这么生气,哎,早知道就把小崽子带回来了。

可现在再进宫也晚了,宫门已经落玥,他进不去了。

傅元令回了院子,就看到元礼正在等她,打起精神问道:“你怎么来了?”

元礼看着王妃神色不好,心里不免有些担心,“大姑娘,您没事吧?”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