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2d22app

“董老,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卢飞龙询问。

“刚才那个木像,我看走眼了,相信现场所有人都看走眼了,那个木像很有可能是一个宝贝。”

董老神色凝重。

“怎么说?”

“那木头虽然上面雕刻着花纹,但它并不是一个木像,很有可能是一个三百年前樱花国相当流行的木制钱箱。”

“木制钱箱?”

“没错,在三百年前的樱花国内曾经发生过一场相当严重的征税,樱花国那些富豪们为了逃税,奇招百出,有很多富豪就是用这种木制钱箱来藏钱。”

董老看着台上,又看着自己手里的手机图片,嘲讽一笑,道:“值得嘲讽的是,这种木制钱箱制造手艺十分的巧妙,一般只有制造者和购买者才知道怎么样打开。”

“一旦这木制钱箱的主人猝死或者被杀死,那就没有人知道这种木像里还藏有钱,往往会被别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抛弃,这才流落至今。”

“经过三百年前的时光侵袭,这木像上面的花纹都已经消失不见,再加上它一点也不像是木箱,所以现场有很多人都看走眼了,被唐凯捡了一个大便宜。”

听到董老的解释,卢飞龙眉毛挑了挑,看向唐凯那边,心道:“唐凯他还懂得鉴别古董吗?”

绿裙子的姑娘果园俏皮写真

他和唐凯是朋友,亲眼见证过唐凯如何把陈浩玩死,当时他就觉得唐凯十分难以招惹,运筹帷幄太厉害了,把陈浩的每一招都算准了,就连陈浩的逃走路线都被他算准。

后来,魏少杰到来,卢飞龙又亲眼见证到韩三千的强大,知道唐凯身边已经集结了一群很强大的高手,崛起之势,势不可挡。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唐凯竟然还懂得鉴宝,一下子出手就拍下了三百年前樱花国的木制钱箱,大赚特赚。

钱箱是三百年前的,装在钱箱里的宝物肯定也是三百年前的古董,价值非凡。

“这小子还真是无所不能,以后不能招惹他。”

卢飞龙心道。

他的东方拳馆虽然厉害,但还是无法和华家的势力相比,也没方法和韩三千那一支队伍相比,一旦站在唐凯的对立面,后果不堪设想。

“卢馆主,我有一个不情之请,还请你不要拒绝。”

董老道。

“董老请说。”

“我对樱花国的物品很感兴趣,想要看看,你既然认识唐先生,能否在拍卖会之后,替我引见引见?”

“没问题。”

在他们两人说话的时候,拍卖会如火如荼地进行,有很多古董、宝贝都以远远高于收入的价格卖出去,现场之中更是热闹非凡,不断有人竞价。

这一次,唐凯并没有竞价,安安静静地观看着,眼睛还时不时看向观众席,然后戴上一个蓝牙耳机,看起来像是在享受音乐。

他并没有发生什么事,反而是丫丫和那个青年老板聊得很开心。

很快,其他的古董和拍卖宝贝都被卖光,这场拍卖会的气氛也被推到了最巅峰,所有人都在关注拍卖台上的一切。

所有人都屏气静息,静静等待。

他们都知道,拍卖会的压轴宝贝要出来了。

这一次,宋经理走了出来,亲自致辞,引起掌声雷动。

然后,在他的挥手之下,一个眼神锋利、身材魁梧、气势磅礴的中年男人走上台来。

在这中年男人手里,捧着一个包装好的盒子。

“接下来要拍卖的是这次拍卖会的压轴,也是重中之重,传说中的七至宝之一,羊皮卷!”

宋经理高声道。

随着他的话语落下,中年男人打开盒子,把羊皮卷展现在众人眼前。

苍龙拍卖行很懂得做生意,他们展现出来的羊皮卷上面的文字都被遮盖住,看不清究竟是什么,只能看见羊皮卷那些没有文字的部位。

刷~随着羊皮卷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死死地盯着它。

很多记者更是第一时间拍照,灯光闪烁,耀眼至极。

“相信大家都听说过七至宝的传说,传说之中七至宝神秘而强大,只要拥有一件就能获得强大的力量。”

“岳飞、赵子龙、张三丰、朱元璋等等我们所熟悉的历史人物也都是因为拥有七至宝之一而变得强大,青史留名。”

“毫不客气地说,只要拥有一件七至宝,你就能成为名垂千古的大人物!!”

“羊皮卷是七至宝之一,没有人知道它会有什么功效,如果能破解它上面的秘密,必定能成为一方诸侯,霸绝天下!”

宋经理的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引起了很多观众的欢呼,所有人都被七至宝吸引了。

“今天,我们苍龙拍卖行受被唐先生委托,拍卖神秘羊皮卷,起拍价为两亿!”

宋经理大喊道。

“两亿!”

一个青年举起了一个y字的牌子。

“两亿,还有人出价吗?”

宋经理大喜。

一下子就翻倍,这要是继续竞拍下去的话,价格肯定会相当可观。

唐凯看了过去,只见那青年也向他挥手致意,他并不认识此人,但出于礼貌,他还是向那青年微笑点头。

“这是来自于港城第一家族郑家的三少爷,名叫郑勇,小心点,此人虽然看上去很帅气平和,但喜怒无常,有暴力倾向。”

唐凯耳机里传出一个声音。

第三排之中,一个气度不凡、不怒自威的中年男人举起了有y字的牌子,淡淡道:“四亿。”

“四亿了,还有先生出更多价钱的吗?”

宋经理喊道。

“此人是北方的第一大家族皇甫家,名叫皇甫东。”

唐凯耳机里又传出声音来。

“八亿!”

又有人出价。

这次出价者是一个吃着棒棒糖、扎着马尾表、看上去只有十三岁的小姑娘,她兴高采烈的举着牌。

坐在她身边的是一个面无表情的冷漠青年,沉稳如山。

“这是来自于燕京第三大家族的两个青年,男的叫沈山,女的叫沈怡君,你别看他们这么年轻,实际上他们都是内家高手,一身武艺深不可测。”

唐凯耳机里又传来声音。

接下来,不断有人出价,唐凯耳机都会有人专门讲解这些人的来历。

上到燕京,下到琼州,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华夏国各个省份的一些富豪都来了,甚至,就连国外一些势力的代表人物也参与了竞价。

“国外都有人来,难道国外也流传着关于七至宝的故事?”

唐凯蹙眉。

他原本只是想要把这烫手山芋甩出去,借此脱身,赚一笔钱,并以此来引蛇出洞,把魏少杰引出来干掉,一石三鸟之计。

但如今事情却超出他的意料之外,大佬云集而来,事态隐隐约约间有失控的倾向。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