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6080无敌菠萝午夜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春节期间一个帖子搅动了东吴体制内,让向来注重正面形象的整个省.委领导班子没过好年,大年初四就紧急召开会议商量对策,通过有关部门到处删帖、压制报道,忙得焦头烂额。

帖子举报省经信委副主任邱志振利用职务之便接受单位和个人请托,在“中小企业专项发展资金”、“工业互联网”等项目的申报和审批等方面虚假申报谋取利益,而走正规渠道申报的却屡屡被否决,有的即使批下来也长时间拿不到钱。据帖子里做的粗略统计,邱志振把持项目申报审批期间约有600多家中小企业或新兴企业因得不到政策扶持而破产倒闭,而通过虚假材料、编造数据、夸大产能等获取巨额补贴的达到上万家!

帖子作者通过行业内小道消息和当事人含糊其辞的叙述,分析邱志振担任经信委副主任六年间累计收取贿赂上亿元!

厅级领导干部收贿上亿本身就是相当具有冲击性的话题,帖子更涉及到企业界极为敏感的专项资金申报审批问题,不啻于投下一枚重磅炸弹。

作为沿海经济发达的东吴省,最值得自豪的就是勃勃生机无限活力的中小企业,其特色产业和高科技产业都走在世界前列,外贸出口额占全国总量相当大的比重,有个不算夸张的说法是,在东吴省哪怕村办企业接单员都至少会两国外语;还有个说法是东吴的孩子从幼儿园起就会甄别美元真假。

手里有了钱,东吴在扶持和贴补新兴产业方面向来不遗余力,舍得投入,事实上在中国比较薄弱的芯片研发、精密仪器生产、软件和数据研究方面,东吴都是低调做得最多的省份,也精心呵护、扶持出一批堪与欧美巨无霸抗衡的企业。

如果帖子反映的情况属实,那么揭露出的黑幕太可怕了,意味着每年申经信委大几十亿的专项资金在管理上存在相当严重的漏洞,这些资金到底去了哪里,有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等等都是问号!

此事带来的进一步负面影响是,部分按政策应该享受却没能申请到专项资金的破产倒闭企业,纷纷着手提起诉讼,如果形成规模的话索赔金额可能突破百亿!

这只是舆情和经济层面,再往深处考虑麻烦更大。

省.委书计许岱是沿海派干部里的中坚力量,上次大换界刚刚入局,成为沿海省份当中为数不多的副国级领导。有小道消息说他还是最高层后备梯队里的重要人选,具备下次大换界冲击前五位的实力。

在与京都关系方面,当年许岱还是副县级时,傅首长是他的顶头上司即市.委书计;等许岱做到市.委书计时,省.委书计便是桑首长。更重要也是更关键的是,两位首长对他的印象都很好,均在公开场合表扬过。而如今执掌正务院的刘首长对许岱抓经济的能力也赞赏不已,先后两次沿海省份经济工作会议中夸东吴在全球经济下行的态势下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

萝莉女生甜美冬天户外唯美写真

况且从春节前起大警备区开始筹划战事,各路兵马悄然有序通过水陆空转入东吴,许岱也投入大量精力做好后勤保障方面的工作,明确要求各地区各部门要维护社会稳定,越到紧要关头越不能乱。

偏偏这个时候出了这档子事!

许岱主持召开省.委常委会重申了京都和军部要求,强调当前战备压倒一切,稳定压倒一切,绝对不能让极个别腐败分子、领导干部队伍中的败类人渣影响大局!

为此针对那个帖子引发的事端,常委会作出三项决定:一是宣布邱志振同志强制休假,配合调查;二是省.委省正府成立联合调查组,朱正阳同志任组长,对经信委、科技厅、教育厅等专项资金申报审批等进行调查;三是责成专项资金涉及部门立即着手修订完善相关流程,确保每笔钱从发放到使用再到结果反馈全部透明可查,让社会来监督专项资金的管理。

接到这桩任务完全在朱正阳意料之中,因为他主管经信委等经济和产业部门,谁守的摊子乱了谁负责收拾,很正常。

但此事棘手程度前所未有,朱正阳面临多方困难:

困难之一在于省.委常委会“战备压倒一切”、“稳定压倒一切”的定调,已经决定了只能就事论事,不会触及外界最关注的两大核心,即邱志振为何敢无法无天,是不是上面有保护伞;还有就是学术界一直诟病的专家评审屈伏于行政命令,如何彻底改变专项资金审批中的“长官意志”。

但就事论事处理恐怕不能服众,申内申外不知多少双眼睛盯着呢,如果调查结论出炉仅仅是双规邱志振,那么身为调查组长的朱正阳要承受全部指责,而省.委常委们却能完美脱身。

困难之二在于风暴的焦点经信委主任是吴郁明,要说他也够倒霉,春节那批人事调整用尽力气没能提拔,转眼便摊上这糟心事。从京都到省.委没人怀疑吴郁明从专项资金里揩油水,本来经信委分工就是各管一块井水不犯河水,就算吴郁明要想插手专项资金审批,恐怕老资格的邱志振都不会买账。可一把手的悲哀就在这里,未必能真正掌握全面工作,却要为工作中的每个环节负责,因此邱志振东窗事发,作为主持工作的吴郁明最起码要负领导责任。

换别人倒也罢了,吴郁明与朱正阳的关系真是一言难尽,简单地说中间隔了一个人,方晟。

按方晟对两人关系的描述,叫做竞争伙伴关系,既有竞争又有合作,总体上善意多一些,远比与詹印好得多。

为了平民愤,转移各方焦点,把吴郁明拖下水是最佳选择,这样的话朱正阳也能完美脱身。

但吴家预感到大事不妙,春节期间四处活动,一直找到了省.长谢芷言。

谢芷言是从东北省份调来的,之前在京都部委任职,身上派系色彩不浓——这也是获得重用的原因。不过并不代表他对各个派系冷眼相对,相反,只有巧妙周旋于派系之间才能生存。

大佬找上门,谢芷言不能不给面子,慎重考虑后把朱正阳叫到办公室,半含半露地表示如果帖子反映的情况属实,那么邱志振的贪腐渎职行为要追溯到五六年前,在此过程中经信委主任换了三任,主管副省.长也有两任,因此在调查过程中要注意区别对待,该是谁的责任就是谁的责任,不能硬扯乱拉搞株连把问题扩大化。

谢芷言点到为止,朱正阳已经心领神会。

当晚朱正阳独自在办公室坐到凌晨三点半,一根接一根连续抽了整整两包烟,然后洗了把脸来到经信委下属的宾馆里,对外宣称“被强制休假”的邱志振被软禁在此,接受调查组车轮战式的盘问,已经近四十个小时没睡觉了。

邱志振很清楚这回事情搞大了,几乎不可能全身而退,遂对串通企业虚假申报等问题避而不谈,却意外地交待利用职权潜规则女下属,一口气交待了经信委及其下辖单位部门的女干部22人,都发生过实质的关系!

“22个!”

别说朱正阳,就是吴郁明都震惊万分表示不相信,因为其中职务最高的是经信委办公室副主任,长得挺端庄秀气,平时办事认真不苟言笑,吴郁明甚至都生出几分好感。

把那位办公室副主任叫过来一问,她当场崩溃,声泪俱下地哭诉了几年前内部竞争副处职时被邱志振以党组会支持相诱,继而委身于他的经过;还说她知道下辖两个中心副主任也是他的情妇,同样存在权色交易!

吴郁明半晌说不出话来,脑子里蹦出的第一个念头是:民政局和亲子鉴定中心有得忙了。

处级干部生活作风问题必须严查,特别是以职权相诱、存在内幕运作。22名女干部都要回过头仔细审查任职资格,有瑕疵的坚决撤职,符合提拔要求的也要劝其辞去相关职务,或者贬到市经信委、边缘部门和中心。

如果参与邱志振运作专项资金从中牟利,那么问题更大,同样要追究刑事责任。

三小时后吴郁明把邱志振情妇名单交到朱正阳手里,苦笑道:“老中青都有,这家伙真是海纳百川、兼容并包,完全不挑嘴啊。”

朱正阳一行行看到最后,沉吟片刻又回过头细细看了一遍,问道:

“外面知道他有这么多情妇吗?”

“可能隐隐约约都听说一些,但想不到竟有22个之多,也算创下东吴官员这方面记录吧。”

“没被揭发的肯定更多,冰山下问题触目惊心啊,”朱正阳久久沉思,“那么除了提拔,经济上他有没有给她们甜头呢,比如送豪宅、买奢侈品等等,有的话贪腐问题不攻自破。”

吴郁明道:“我仔细问过那个办公室副主任,经济方面似乎没有往来。一方面邱志振为人小气,连家里人偶尔出门打车的票都千方百计报销;另一方面做到办公室副主任,明里暗里收入还可以,没必要受他的小恩小惠。”

朱正阳道:“也许初次接触她不肯说实话呢?我建议对22个采取隔离审查措施,严厉盘问,不可能不说些什么。”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