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x短视频抖音版怎么安装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常委会较量过了,架也吵了,书计市长权斗的消息也传出去了,但工作还得继续。

从詹印角度讲省大数据中心已经放出话来非建不可,不然别在百铁混了;从方晟角度讲狙击省大数据中心只是手段不是目的,若真被兄弟市区抢走的话也难辞其咎。

双方通过此事较劲,终结目标却只有一个,那就是把省大数据中心建起来。

不过,别看双方斗得差点撕破脸,即便投票结果出来都没有伤和气,相反詹印还提出推动项目建设的要求,其中有句“***市正府会进一步沟通协商,争取拿出解决方案”,就是暗示准备妥协。

至于提交给正府相关部门,那是在程序上给方晟面子;到振兴领导小组打招呼,防止方晟这边勉强放行,又被于道明那边卡住。

体制内最有效的手段就是“卡”,尤如鱼刺卡在喉咙里,不是大毛病却让全身难受。

这是场面上的让步,做给外界看的,说明***这边讲规矩,按章办事,不给正府相关部门添麻烦。

紧接着詹印又召集百铁旅游开发领导小组开会,听取牡丹谷项目施工进度,这回又通知方晟“列席会议”。

换寻常领导肯定要拿个架子表示没空,起码等到第二次碰头会再去,但方晟的忍功就在这里,接到通知后“准时列席”。

吉林没参加这次碰头会。

温泉山庄、牡丹谷两个工程,吉林只是投资商,真正的设计方、建设单位都是周挺与达建合资成立的铁周建筑,全过程也只由达建委派的负责人出面。

少女恬淡如水柔美极致写真图片

吉林的任务是隐身幕后控制资金流,保证钱用在刀刃上。

给外界留的印象就是两个工程都是央企做的,让躲在暗处的唐峰等国企挑不出毛病。

听完王昕光和施工方回报,詹印特意要苏若彤讲几句。

苏若彤知道这是向方晟示好,并不怯场,联系正在紧锣密鼓进行中的温泉山庄工程提示了三个一体化方面的要点,即加强两地设施共享性、互补性和商业布局整体性,让游客游赏结束后自然而然驱车到温泉山庄。

苏若彤还结合正在全员发动的植树造林活动,提出个非常具创意的点子,即在铁隆山东麓山坡开辟“爱情林”、“祈福林”等区域!

小情侣、小夫妻,老夫老妻也可以,到“爱情林”共同栽下象征并见证爱情的比如槲寄生——又名接吻木;枫树,枫叶代表相思;松树寓意爱情常青等等。

“祈福林”覆盖范围更广,可以满足多层次、各种心愿和祝福,也有从高到低二十多种树苗可供挑选。

既能带动整个百铁苗木产业的发展,又发动游客参与绿化工程,侧面对植树造林活动形成有益的补充。

树栽下去后挂上铭牌,过段时间游客们还会来看看,再逛逛牡丹谷,再到温泉山庄休息,再栽些树……

由此达到商业良性循环目的。

还有,栽了树要保证成活,定期浇水、施肥、洒药、除虫等等,游客们哪有工夫干这个?他们只想着隔三岔五过来站在树下合影发朋友圈就行了。

很简单,交纳一笔护养费万事大吉。

收取的护养费又能消化些下岗矿工,一举两得。

听苏若彤介绍到这里,不但方晟露出惊喜的神情,连詹印眼中都有赞许之色——这回是真的。

詹印心里也在叹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方晟找过来的干部连这样的小姑娘都透着机灵劲儿,考虑工作不断有令人拍案叫绝的创意,相比之下自己那帮心腹……好吧,忠心耿耿是肯定的,可工作能力、处理事务水平就是比不上苏若彤这班干部。

“小苏同志的想法很好!”詹印道,“开发牡丹谷就为了打造百铁城市形象,整体推动包括旅游在内的消费市场发展。随着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游客不会仅仅满足于到牡丹谷赏花拍照,到温泉山庄泡澡按摩,那是最初级、最原始的旅游消费,而小苏由此构思的‘爱情林’、‘祈福林’才叫旅游文化!所以,作为领导小组目前不能仅仅关注牡丹谷项目进程,纠结于路面、通道、开凿等细节,而要多从大局出现宏观地、立体地考虑问题。”

禹祥恰到好处垫了一句:“这方面领导小组都要向小苏同志学习。”

既配合詹印讲话,又让方晟觉得舒服,一箭双雕,领导干部的水平和把握局面的分寸感就在这里,细微处见功夫。

“是啊,小苏同志从温泉山庄到牡丹谷都付出非常多的心血。”王昕光道。

庄副部长张张嘴,话到嗓子口又咽回去,久经宦海精明如他者已发现风向变了,从方晟重新“列席”,到苏若彤被众星拱月,领导小组权力格局将要重新调整。

果然詹印就牡丹谷开发和工程施工提纲挈领地讲了五点要求后,话锋一转,要求“小苏同志”把主要精力用到牡丹谷方面来,多动脑子,多想创意,全力配合禹祥等小组领导同志做好相关工作。

“嗯……方晟同志有什么需要补充的?”会议结束前詹印问道。

闻弦而知雅意,詹印尽管让方晟“列席”,又给足苏若彤面子,但“列席”就是“列席”,只能“补充意见”但不可以作“指示”,这是詹印划下的红线。

方晟笑笑,摇了摇头道:“没有,大家尽快行动起来不折不扣落实詹书计的各项要求。”

“好,那就散会。”詹印道。

就在詹印已站起身,其他人等着方晟也站才能站的空档,方晟突然不经意道:

“对了,筹建省大数据中心是宣传部挑的大梁,老庄在部门间横向协调统筹方面要多担当些,牡丹谷这边还是昕光负责为主,詹书计觉得呢?”

这是方晟收复失地的第一个条件,也是以牙还牙对庄副部长还以颜色的狠招——有几斤几两敢打压苏若彤,真以为我方晟拿宣传部没办法?

庄副部长听了大惊失色,神色张皇地看着詹印。

百铁官场谁不知道省大数据中心就是一个大坑,坑的两端站着***书计和市长,周围还有一帮晃膀子看热闹的众常委!

从程序上讲是***与市正府的矛盾,其实组织、宣传、统战三方何尝风平浪静?也存在种种博弈。

就算程序问题捋清楚了,接下来还有经费问题,以及后面千头万绪的基建、基础设施配合、软硬件采购与安装、技术人员招聘及落地,每个环节都蕴藏着很多风险。

与牡丹谷项目有苏若彤这样的精英不同,***那边压根没有具体做实事的,詹印从头到尾只提出概念,压根没人懂什么叫“大数据”。

因此这样的大坑谁进去谁死!

庄副部长思绪翻腾、心头涌起千般不情愿,在詹印却只眨了下眼的工夫,脸色不变淡淡说:

“方晟同志考虑得很周全,应该有个领导小组专门负责省大数据中心筹建、具体实施和监督,老庄先把担子挑起来吧,过几天明确下小组成员。”

“好的……”

庄副部长软绵绵应道,气得肚子都疼,暗知这回是结结实实被方晟摆了一道。

没办法,谁叫他不开眼惹苏若彤呢?

为顾全大局确保省大数据中心尽快开工,詹印只能把他当作牺牲品。

六月中旬的一天夜里,鱼小婷毫无征兆地出现在方晟卧室,就象江业、红河等若干次一样,身无寸缕小鱼儿般游入他怀里。

“小婷!真是小婷!”

漆黑中抚摸到冰凉丝滑的低温身子,方晟顿时惊醒过来,第一个反应想开灯,却被她阻止。

“别动……”

“为什么?还没解除危险?”方晟一迭声问,“白翎呢?影子组织成员都干掉了?库班岛情况怎样?FBI、CIA会不会纠缠不休?”

鱼小婷没吱声,八爪鱼般紧紧搂着他。

方晟会意,立即报以更热烈的反应!

从去年出海到现在转眼六七个月了,鱼小婷是惯于情感内敛的女人,但肢体语言却暴露了其极度渴求……

上半年对方晟来说同样难熬。

期间徐璃悄悄来了两趟,樊红雨、范晓灵各来了一趟,平均下来一个月都不到一次!

更何况面前有娇艳如花的苏若彤闪来闪去,可望而不可及,也不能及。

一掐再掐,他的后背留下一道道深痕……

最后关头鱼小婷终于坚持不住失声叫了出来,随即陷入职业本能最恐惧的迷乱与晕眩之中……

“小婷……小婷……”

方晟轻吻她冷冰冰的嘴唇,轻声唤道。

半晌,鱼小婷才回过神来,无力且娇羞地蜷入他怀中,喃喃道:“没死在菲律宾,倒死在身下了……”

“这会儿连看守大门的保安都打不过吧?”

“嗯……我睡会儿……”

话音未落她便沉沉进了梦乡。

这一觉睡得又踏实又安稳,直到清晨方晟醒来准备轻手轻脚下床,才动了下她就惊醒,没见动作手里已多了柄枪!

看到方晟,再看看卧室,鱼小婷才一点点松懈下来,重新缩回被子里。

见她半隐半露的身体,方晟又来了兴致,不管她一迭声抗议再度翻身上马……

结果是,他后背又多了几道伤痕,而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蒙头大睡。昨夜开始堵在心头的疑问一直没空解答,方晟只得很郁闷地上班去也。

上午打电话给白翎,手机终于通了,她好像已正常上班,很官方地说待会儿有个回报,下午我打给。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